税收筹划真实案例分析

更新时间:2019-05-09 10:32:49

一、有效税收筹划框架的内容


从1994年改革税收制度开始,就是有不法分子为了巨额利益的驱使,虚开虚抵增值税抵扣凭证疯狂泛滥,企业要想合理避税,就要在有效税收筹划框架是以现代契约理论和交易成本理论为基础,研究在信息不对称的现实市场上,各种类型税收筹划产生和发展的过程。契约理论将企业视为“一系列契约的联结”。它包括企业与企业(单位)、企业与政府、企业与个人(个人投资者、个人债权人、经营者、职工等)之间的契约。契约各方均是追求自身效用的最大化,一项契约的选择应该使得总体的交易成本最小。税收筹划作为企业契约集合中的一个元素,税负最小化策略的实施可能会因非税因素而引发大量的交易成本,这些交易成本的存在甚至会高于税收筹划产生的收益,因此税收筹划就必须考虑到相关各方的利益。有效税收筹划框架的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1.有效税收筹划要求策划者考虑拟进行的交易各方的税收含义;


  2.有效税收筹划要求策划者在进行投资和融资决策时,不仅考虑显性税收(直接支付给税收当局的税收),还要考虑隐性税收(有优惠的投资以取得较低税前收益率的形式间接支付给税收当局的税收);


  3.有效税收筹划要求策划者认识到,税收仅仅是众多经营成本中的一种,在策划过程中必须考虑所有成本:要实施某些被提议的税收策划方案,可能会带来极大的商业重组成本。


二、直接案例说话

  

【例一】某公司为山皮土开采企业,一般纳税人企业;B公司为A公司新近收购并控股的山皮土开采企业,该公司于2017年6月中旬注册,是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两公司同在一个县城,相距30公里。


将金属矿、非金属矿采选产品的增值税税率由原适用税率为13%恢复到17%,该政策的变化对于矿产品生产企业来说,税率的提高意味着税负的增加,操作不妥将直接造成公司经济效益的下降,于是A公司应考虑作出以下安排。


确定矿产品不含税定价。按原含税价作为2016年的销售价,对于A公司是不利的。增值税为流转税具有转嫁性,是由购买者来负担的。山皮土产品—般是铺路原材料,A公司开采的山皮土大多数销售给公路制造企业均为一般纳税人。一个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必然是销项税金大于进项税金,会产生缴纳增值税。


保证A公司的产品利润率。自2018年起,A公司所有石灰石销售价以2017年不含税价为基础,与客户签订销售合同,以此将增值税税率增加的税负转嫁给下家。而A公司的下家多支付了4%的税款,可以作为进项税金进行抵扣,不会增加下家的成本,没有增加下家的资金流出。


由于新修订的增值税条例将小规模纳税人的征收率统一降低至3%。A公司与B公司都为非金属矿石灰石开采企业,前者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后者是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石灰石销售另一部分市场是公路建设部门和房地产建设公司及个人,分别用作公路基础路面的铺设和房屋建筑物基础的浇筑,这一类用户很多不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不需要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为此,营销策略可以按以下方式进行。


对用户按增值税一般纳税人和非一般纳税人进行划分。以A公司为例,由于进项税金仅限于炸药、电费、运费等少量物资劳务,增值税税负在9.5%左右(实缴增值移秒主营业务收入),相对其他行业而言税负较高。小规模纳税人的征收率为3%,有利于小规模纳税人进行销售。对于用户为一般纳税人的公司,用户会核算不含税采购成本,则在A公司和B公司销售都不会增加额外的利润。但对于非一般纳税人的用户,B公司销售比A公司销售有优势。

将非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的用户尽可能转移给B公司进行销售。A公司和B公司同在一县城范围内,运输半径差距不大,对产品的运营成本影响不大,适当将用户进行分流,对用户为非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的,交由B公司负责承运并销售。


【例二】

2012年某交通局向A公司购石灰石价税共计50万元,A公司实现的收入为50万元,A公司实现的收入为50/1.17=42.74(万元),改由B公司销售给某交通局,B公司实现的收入为5011.03=48.54(万元)。以销售含税额50万元计算,转移销售B公司后可增加利润5.8万元。

方案一

A公司将资产租赁给B公司。B公司进行生产经营时,尚须投资购置潜孔钻等机具资产约200万元。因B公司无法享受抵扣设备中增值税税款,故不鼓励由B自行出资购置资产。由A公司购置资产总价200万元,其中增值税29.06万元。A公司可以将新设备租赁给B公司使用,也可将在使用中的旧设备租赁给B公司使用,固定资产折旧年限按10年计算,租赁期为5年,年租赁费40万元。

结果是,A公司5年共收取租赁费200万元,支付的营业税为200×5%=10(万元),产生税收成本收益为29.06—10=19.06(万元)。而租赁费高于机具价款的200一(200—29.06)=29.06(万元),构成了A公司投资成为B公司的收益中的一部分,而B公司所支付的资产租赁费,可以在税前据实列支。

方案二

A公司购置使用新设备,旧设备销售转让给B公司。A公司可以充分享受增值税转型改革所带来的收益。达到抵扣设备中的增值税进项税款。纳税人销售旧货(包括旧货经营单位销售旧货和纳税人销售自己使用过的应税固定资产),无论其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或小规模纳税人,也无论其是否为批准认定的旧货调剂试点单位,一律按4%的征收率减半征收增值税。

A公司将旧设备机具销售给B公司,以销售旧机具200万元计算,A公司需缴纳增值税为200/1.04×4%×50%=3.85(万元),则A公司实际抵扣的增值税额为29.06—3.85=25.21(万元)。

对A公司而言,如果考虑租金收益,两个方案对比方案一为佳。

  

总之,企业在进行税收筹划活动时,方案的选择不仅要看企业税负的降低程度,也要注重筹划方案的有效性评价。评价筹划方案的有效性应包含三个方面的内容:方案对企业有关的交易方的影响,长期来看是否会损害交易方的利益,即交易各方对方案的认可程度评价;准确估计显性税收、隐性税收和总税收,有效的方案应该是总税收的降低;全面地评价筹划方案所引致的非税成本,包括可以量化和不能量化的非税成本。综合考虑这些因素并进行选择,有效的税收筹划方案应该是达到“税后收益最大化”。最后,税收筹划方案是否有效还取决于税务机关的认可,因此筹划方案的制定和执行中还应很好地和税务机关沟通以获得其认可,确保整个税收筹划活动是有效的。


cache
Processed in 0.005846 Second.